草草木木苍苍

【楚路】你们见过这样神奇的巨坑吗

“师兄,你抱抱我吧,就像那天下午一样,”路明非急得汗都下来了,说话越来越语无伦次,“就是那天你抱着我的时候,我想明白过来了,我喜欢你。我知道,这种事情一开始嘛总是很难接受的,你看我也是纠结了这么多年才明白过来的,之前你都没有认真尝试过,说不定……说不定你也……”
路明非越说越没有底气,瞧自己这幅德行,人家喜欢谁也轮不到自己头上啊。
楚子航不说话,看着路明非的眼神越来越沉。
路明非迅速低下头,他不是看不出那眼神里的东西,但他现在顾不得那么多了,他被逼上了绝路。如果没有这么多事儿,他会继续当个怂包,永远做楚子航疼着护着的弟弟,看着他和女朋友约会,帮那个女孩撑伞,和她交换戒指,抱着他们的孩子招呼自己坐下吃饭……可他没有这个机会了,他必须要做出选择。
“你抱抱我吧,就一下……”路明非把头低的更低,他不敢看楚子航的眼睛,“然后你就可以告诉我,你是不是和我有一样的感觉。”
时间仿佛凝固了,从头至尾楚子航始终沉默着,路明非也不敢抬头。两个人就这样撑了很久,路明非终于还是蔫了,他想转身落荒而逃,却在动作之前被揽入了怀抱。
嗅到熟悉的味道,路明非眼眶一下子就红了。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抱着,路明非觉着成了,让时间就停在这一刻吧,他什么都不想了,就想溺死在这个怀抱里,去他娘的女朋友,去他娘的白血病,去他娘的眼角膜。
他活了十九年了,从来抓不住什么,再过多少年,都是个一无所有的怂蛋。
可他放不下楚子航啊,就算他什么都没有,只要楚子航还在,他就感觉自己可以像漩涡鸣人一样永远撑着一口气往前冲,怎么捏都不死。以前看漫画总是吐槽里面的主角像开了挂的小强,后来他才明白,心里要真有了个放不下的念想,怎么折腾都能死扛下来。
被一个姿势抱了很久,路明非反应过来,觉得自己应该也回抱住他,双手才抬起来一半,楚子航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“我不喜欢你。”
怎么形容呢?就像二月的风裹挟着九月的雨,细细密密地流淌过全身,冷得路明非一颤。
还没等他好好消化这句话,突然感觉浑身一空,楚子航就已经撤回到离自己两步远的地方站定了。
路明非有些懵,低头看了看自己还没来得及放下的手臂,僵硬的放回身体两侧。
嘿,这操蛋的人生。
“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做这些事情。可我照你说的做了,也给了你答案。”
“我就是想着,或许你也喜欢我……那样、那样我…”我就踹翻那些惺惺作态的傻逼,留下来和你一起面对所有的苦难。

可他没法说出口,因为楚子航不喜欢他。

“嗨,也没啥大事儿,我心里有数儿就够了,师兄你也别在意,放在心里膈应,咱还是好哥们儿对吧……”
楚子航看着面前还在慌里慌张地乱侃着什么的路明非,眉头不经意的皱了起来,他认识的路明非不该是这样的。
“我要走了。”终于,还是忍不住打断了对面人的喋喋不休。
路明非一愣,随即反应过来。
“啊……对!师兄你赶快去吧,叔也该在等着了,我今儿就不过去了,你帮我跟叔叔说一声,明天给他带糖醋鲤鱼。”
楚子航又看了他一眼,没再说什么,开了门走了下去。
路明非在原地站了很久,两只眼怎么也聚不起焦,直到感觉楚子航应该走了很远了,才匆匆拿了钱夹下了楼,晕晕乎乎地往外走。

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
好的你们可能会纳闷儿了,怎么感觉像一个长篇小说的节选?
答:是的( •̀∀•́ )
问:所以,全文在哪?
答:在我脑子里(ಥ_ಥ)
问:你TM为什么不写出来?
答:写了……一个片段……
问:没头没尾一个片段?你TM也敢放出来?
答:憋不住了d(╯﹏╰)b
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
【f l a g】
一定要写出这个大长篇!

【楚路】师兄师弟的日常

✔OOC严重,尽量和原著人物性格搭边

✔日常小段子,短小不精悍

✔在我没有勇气发长篇之前,让我过过发文的瘾吧

✔求指正!~

-------------正经的分界线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 小城下了一场大雨,从夜半下到天明。
         路明非睡到晌午才迷迷糊糊起床,睁开眼时看到自己双手双脚一齐抱着楚子航的枕头。又侧头仔细听了会儿,猛地从床上翻下来,把厚重的窗帘哗啦一声拉开,巨大的落地窗外,雨水急急坠下,看在眼里仿佛连成了线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路明非哀嚎一声,转身跑出卧室。站在天台入口处朝外看,昨晚晾的衣服全被淋了个透,还随着拍打在上面的雨点轻轻颤抖。
正想要不要把衣服收回来,一双手从腰间穿过,后背贴上了温暖的胸膛,呼吸声就在耳边,“等雨停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路明非想回头,眼睛还只看到几缕发丝,嘴唇便被轻轻舔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 路明非瞪着眼睛愣神。

        头发该剪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快去洗漱,给你做了早餐。”

        看着楚子航的背影,日常的居家服,生生被他穿出了舞台走秀的风骚俊朗,头发软软的垂在脑袋上,遮住了一小截脖子。嗯,该剪了。